搜索 ×
语言切换 ×
汇人商学院-专注上海人力资源管理师与企业高级人力资源师培训15年
  1. 首页
  2. 机构动态
  3. 管理咨询
  4. 平凡女子为何让纪晓岚一生不忘? 恋邻家女孩心理

平凡女子为何让纪晓岚一生不忘? 恋邻家女孩心理

生命既处于进行状态,也处于记忆状态,在人的前半生,进行状态多于记忆状态,而在后半生,记忆状态多于进行状态。
尤其是在后半生,你慢慢地明白青春在哪个地方不应该浪费而却浪费了,在哪个地方可以得到却没有得到,也许你觉得自己的人生渐渐地可控了,可以顺利地操作了,然而,你却无法再去操控你的前半生,尤其是青春,你有多大能耐都无法再把青春修改一遍,补回那些缺憾,因此,你的记忆开始多起来,用记忆去修改。
青春中有哪些遗憾想去修改的?当然,肯定少不了爱情……
这是嘉庆三年(1798年),按干支应该是戊午年,五月,虽然那时候尚无全球变暖的说法,但天气确实有些燠热,天子嘉庆要去避暑山庄,纪晓岚大学士也在随行之列。
这一年的纪晓岚,已经不是铁齿铜牙了,七十五岁的老人,牙齿也稀疏了,摇动了,哪里还敢跟铜铁比。他正做着随驾前的准备工作,年老了不免精力不济,一会就靠着床栏小憩。老天给这个老人还留了7年的时间,来日无多,能记忆的赶快记忆,连打盹都不放过。坐倚屏风,“忽梦一女翩然而来”,是谁啊?他搜索75年人生中所有的数据库,结果是:没有你所需要的词条。于是问:“是谁?”那女子只是凝立,无语。
做梦只是思念的借口
梦者为谁?为何梦见她?跟我人生的那段经历有何关联?均不可确定了。到全家人吃饭的时候,纪老师谈起此梦,结果有回应了。纪晓岚的第三个儿子的媳妇,一语点醒梦中人:“不是我小时候跟我玩得很好的文鸾阿姨吗?”
有了儿媳提供的关键词,记忆就被激活了。在“文鸾”这个关键词的后面,搜索出一大串青春时期的资料。
纪晓岚的四叔母有一个婢女叫文鸾。这女子外貌如何,纪晓岚没有具体的文字描绘,只有外人对她的态度,纪老师的四叔母对文鸾“最恋爱之”。美丽与否不知道,想必招人喜爱。再看纪晓岚对她的态度,当年的纪晓岚写信问四叔母要婢女,四叔母就选定了文鸾,私下里问文鸾,这女子很有淑女风度,心里答应,口头上却只是不拒而已,“亦殊不拒”。
于是,纪晓岚的四叔母开始选日子,擦洗马车,就要送文鸾去伺候纪公子。主客都愿意,这本来已经是有风有水好行舟的事情,然而,青春总是有遗憾的,偏偏这遗憾发生在文鸾身上,文鸾要攀高枝了,妒忌的人开始使绊子,他们唆使文鸾的父亲:“你闺女要攀高枝了,还不趁机谈个好价钱。”不懂风情的文鸾老爸于是将女儿“吊”起来卖,结果是:不成交。
人生当中不成交的事情一大把,遗憾一下就好了,然而没有料到的是,居然要用生命来为遗憾埋单。文鸾为这件事居然“郁郁发病而死”。
这是纪老师亲笔记录下来的一则轶事,见《阅微草堂笔记》第二十卷的《滦阳续录二》。但纪老师不老实,他没有把事情彻底交代清楚。
他与文鸾如果没有深交的话,干吗他要写信向叔母要婢女,而且叔母马上就指定文鸾,更诡异的是,不就是丧失一次在纪老师身边工作的机会吗?郁郁一下就行,干吗至死呢?是不是有更大的需求没有满足。答案:就是纪老师早已经和文鸾妹妹有神交了,在某个场合,与这个淑女美眉已经有了若干次的眉目来往,他们或许在爱情数值上无限接近。
非你入梦 乃我思你
文鸾周边的人也晓得这当中的文章,普通的婢女也犯不着对他们如此妒忌,于是联手阻击。文鸾的老爸为何漫天要价,肯定是他也知道女儿在纪大人心中的分量,才敢嚷着要个好价钱。
关于纪老师的梦,我觉得也是满篇鬼话。在他的描述中,是文鸾主动托梦来找他,鬼神之事,本是荒诞,文鸾已是尘土,连块碑石都找不到了,“丘陇已平……不可识矣。”尘土无知,又怎么会梦见你活人纪晓岚?
嘉庆三年那天的梦境,分明是纪老师在怀念故人,却赖在香魂早散的文鸾身上。
他明知道三儿媳和文鸾是旧相识,因此故意在餐桌上提起来,在三儿媳的惊呼声中得到一丝心理上的满足。
我这样推测并不是无中生有,我手里有纪老师的证据。在这次梦境发生之前27年,乾隆三十六年辛卯年(1771年),当时48岁的纪老师写过一首题秋海棠的诗:憔悴幽花剧可怜,斜阳院落晚秋天。词人老大风情减,犹对残红一怅然。
晚秋时分,斜阳院落,一朵憔悴的海棠,强要留住岁月的一抹红,惹人怜爱,动人恻隐,虽然写诗人已老大,风情大减,却仍为这残阳中一抹残红怅然。对花想人,想的就是文鸾这个人,有纪老师的文字招供在此,在故事的最末,纪晓岚委婉交代 :“宛似为斯人咏也。”
可见从48岁到75岁的这27年的岁月,纪晓岚一直在想着这个叫文鸾的女子。可谓一生不忘。文鸾并非风华绝代有才有识的女子,何以纪晓岚如此不忘?且看刘哥曰 ——
刘哥曰:
有一种爱情心理,姑且叫恋邻家女孩心理。年少时,识一女子,未必美丽,但清丽;未必骄人,但可人,或许就是邻家女孩那种。你和她之间存在着爱情的可能性,这种可能性后面延续着无限的美好性,但没有变成现实性,那些美好性只能靠想象去修补了。你们之间只是曾经在爱情数值上无限接近而已。
到老时,你或许会想起她,未必是怀念此人,而是怀念自己曾经陶醉的一种若有若无的爱情氛围,你故意在与你与她都相识的人当中透露出来,无非是要博得别人惊呼一句:是啊,你和她挺可惜的。当初爱情的可能性在被人的惊呼中得到印证,在别人的惋惜中寄托自己的情怀。
没有实现,所以美好,所以怀念,纪晓岚犯的就是这种恋邻家女孩心理。
纪晓岚怀念准恋人的诗:
憔悴幽花剧可怜,斜阳院落晚秋天。
词人老大风情减,犹对残红一怅然。

×
 
 
登录 ×
已确认
已确认
汇人商学院-专注上海人力资源管理师与企业高级人力资源师培训15年
是否确认提交?